CAR-T 细胞靶向杀死肿瘤细胞

CAR-T 细胞靶向杀死肿瘤细胞的机制

CAR-T 细胞以独立于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 MHC)的方式识别肿瘤相关抗原(Tumor-associated Antigens, TAAs),从而导致其抗肿瘤功能的激活和执行。一旦嵌合抗原受体 CAR 与 TAA 特异性结合,由此产生的受体二聚化或多聚化将它们的胞质信号传导结构域汇集在一起​​,这部分结构域会成为胞内激酶,如 Lck 的靶点。包含在 CAR 信号部分的免疫受体酪氨酸激活基序(Immunotyrosine Activation Motifs, ITAM)被磷酸化进而招募衔接分子,例如 ζ 链(TCR)相关蛋白激酶 70kDa(ZAP-70),它可以刺激下游系列信号从而激活 T 淋巴细胞,随后诱导细胞因子分泌、T 细胞增殖和细胞毒性反应等。

CAR-T 细胞靶向杀死肿瘤细胞示意图
图1. CAR-T 细胞靶向杀死肿瘤细胞示意图 (来源:“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s: a novel therapy for solid tumors”)

嵌合免疫受体激活的 T 淋巴细胞通过两种主要途径执行细胞毒性:(1)穿孔素和颗粒酶的分泌。穿孔素通过在靶细胞膜上形成活性孔道使靶细胞渗透压改变而溶解,但由于细胞膜具有自我修复功能,它必须与颗粒酶共同作用才能诱导靶细胞凋亡。在细胞浆内,颗粒酶 B 能通过三种不同的途径激起细胞的死亡,首先激起 caspases 的链锁反应,引起靶细胞 DNA 降解活动,然后裂解;(2)通过 Fas / Fas 配体(FasL)或 TNF-a / TNFR1 激活死亡受体信号传导,诱导细胞凋亡。死亡受体家族是从属于 TNFR / NGFR 超家族的一个亚家族,目前已知的死亡受体家族成员至少有五个,分别为 Fas (CD95 / APO-1)、TNFR1、DR4 (TRAIL-R1, APO-2)、DR5 (TRAIL-R2) 和 DR3 (TRAMP, APO-3, LARD, WSL1)。各通路在诱导细胞凋亡过程中的信号启动、传导、信号调节各不相同,但又有相似之处。其中 Fas / FasL 与 TNF-a / TNFR1 是目前研究比较清楚的死亡受体及配体。

CAR-T 细胞靶向杀死肿瘤细胞相关凋亡检测试剂盒产品列表

产品名称 货号 规格
Annexin V-FITC / 7-AAD 凋亡检测试剂盒 APK10448-F 20 Tests
Annexin V-PE / 7-AAD 凋亡检测试剂盒 APK10448-P 100 Tests

参考文献

1. Carlos A Ramos, Gianpietro Dotti.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CAR)-engineered lymphocytes for cancer therapy. Expert Opin. Biol. Ther. 2011; 11:7

2. Shengnan Yu, Anping Li, Qian Liu, et al.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s: a novel therapy for solid tumors. 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 2017; 10:78